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

|

专题

|

周刊专题

|
发布: 7:00am 02/10/2023

文化

点心

辣椒

四和酱园

cp

吃辣

辣椒醬

食辣

蒜头辣椒酱

甘文阁辣椒酱

【吃香喝辣/02】蒜头辣椒酱──点心的灵魂伴侣

报道:本刊 叶洢颖 摄影:本报 丁祖兴、叶洢颖

【吃香喝辣/02】蒜头辣椒酱──点心的灵魂伴侣

上文提到,实际上老一辈广东人吃蘸芥末籽酱,可是来到近代,大马华人更习惯配上,特别是

ADVERTISEMENT

这口味跳跃式的转变,不得不从甘文阁辣椒酱品牌(Kampong Koh)创始人吴桂芳无心插柳之举说起。

当我的小轿车抵达甲洞工厂区时,有点惊讶于眼前仅有两层的店屋居然是知名蒜头辣椒酱品牌的生产地,完全颠覆了原先在脑海里构建的画面。

品牌生产董事吴启松穿着一身标准的工作服,头戴一次性白色发网帽及一双胶靴,口操福州话一边用手机通话,一边监工。

弟弟吴启清是商务董事,也是该品牌从住家制造模式走向工业化;从本土市场走向国际的主要推手。

他回忆道,关于甘文阁辣椒酱的一切由一个石磨开始。

“我们过年过节要做汤圆,我们福州人也习惯做红糟酒,所以有一个石磨。当时我们的邻居没有石磨,但喜欢做酱,就过来跟我们借。”

如此和邻居一来二去地交流,母亲李冬花钻研出第一批蒜头辣椒酱,分装在汽水玻璃瓶里互赠邻里亲友,结果大受好评。

【吃香喝辣/02】蒜头辣椒酱──点心的灵魂伴侣
与点心配对的甘文阁辣椒酱。

后来,原本从事割胶的三伯和大伯率先发现蒜头辣椒酱的市场潜力,向李冬花讨教秘方,她亦不吝于分享。

1970年代,原是承包商的吴桂芳欲转行,邀哥哥们合作创业遭婉拒,于是另立炉灶,离开家乡远赴吉隆坡开拓全新的市场,方有了今日的甘文阁辣椒酱。

那三兄弟的辣椒酱,味道是否相同呢?

但凡有做饭习惯或经验的朋友应该有过相关体验,我们做饭的计量单位很少精准到“克”,一般讲究手感和“适量”,只是“适量”到底指的是多少?每个人标准不同。

也因此,即便同样出自李冬花的配方,同门三兄弟各自生产的蒜头辣椒酱,味道也不尽相同,这便是华人料理习惯的有趣之处。

【吃香喝辣/02】蒜头辣椒酱──点心的灵魂伴侣
原是专业人士的吴启清在2000年回家任职,为该品牌的辣椒酱取得多个认证,购入最先进的机器提高产能,为开拓海外市场做准备。
与点心绑定之路

1983年,吴桂芳带着妻儿到吉隆坡闯荡初期,先在黑风洞一带落脚。由于人生地不熟,所有原料需从家乡实兆远长途运输过来,着实费时费力。

后来是如何与点心挂钩,从此变成该品牌辣椒酱最显著的产品特点?

“你知道怡保路(Jalan Ipoh)的米文点心吗?”他问,“其实是我父亲那边的亲戚。他去问他们能不能用我们的辣椒酱,吉隆坡一带(的点心店)就这样开始的咯!”

点心分为港式和福州,米文则属于后者,福州包点一般批发出售,咖啡店里设置一个蒸包炉即可销售。

而他们紧抓着福州点心的销售渠道更广、更趋向平民化的优势,吸引在吉隆坡居住的福州人市场,迅速与“点心”挂钩,塑造鲜明的品牌形象。

“吃出了一种。”

香港的合作伙伴曾问他此辣椒酱的吃法,结果得悉是用来搭配点心后,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因为香港人吃点心,最多蘸醋或酱油。后来我带他到米文,吃糯米鸡时蘸辣椒酱,(口味)让他感到惊喜。”

【吃香喝辣/02】蒜头辣椒酱──点心的灵魂伴侣
吴启清(左)与吴启松兄弟俩各司其职。

甘文阁辣椒酱隐藏吃法:酸辣鱼鳔

材料:鱼鳔、甘文阁蒜头辣椒酱、番茄酱、辣椒酱

(一)先浸泡鱼鳔至软化;切蒜头、葱、小辣椒等配料备用;

(二)倒入清水,煮开后加入鱼鳔、半瓶蒜头辣椒酱,番茄酱与辣椒酱各三分之一,视用餐人数以及喜好调整酱料比例。

【吃香喝辣/02】蒜头辣椒酱──点心的灵魂伴侣

【吃香喝辣/02】蒜头辣椒酱──点心的灵魂伴侣
一瓶瓶的辣椒酱集结了四和三代人的心血。
石磨研磨的辣椒酱最香

对于国人来说,每一款辣椒酱会对应特定的食物,比如上述的甘文阁辣椒酱对应点心,而在金宝,与烧肉连线的是蒜头辣椒酱。

相较甘文阁辣椒酱的工业化量产,位于华隆新村内的四和酱园则属于家庭作坊,原为住宿功能的住家如今改为生产用途,室外摆满酱油缸,传来阵阵的酱油香。

老板卢家雄是第三代接班人,该品牌原是卢家雄的爷爷与3名友人合作建立的,所以命名为四和,后来友人陆续退出,唯有爷爷坚持下来。

1980年代,爷爷到泰国旅游,对该国的蒜头辣椒酱为之惊艳,于是回国后开始着手研发。

因此卢家雄一出生就与酱油、辣椒酱等酱料打交道,放学回家后边看电视,边将石磨磨好的辣椒酱装瓶已经是他的日常。

【吃香喝辣/02】蒜头辣椒酱──点心的灵魂伴侣
卢家雄是四和酱园第三代接班人,坦言还有许多改革正准备进行。

2005年因考虑到父母年事已高,健康亮起红灯,于是他辞掉工程师一职回乡接手家业。

“当时只有我的父母和一名工人在做,爸爸弄伤了腰,需要做手术;妈妈又有关节炎,痛了十多年,加上我没有太多受阻,所以就回来了。”

他坦承,尽管是石磨磨出来的辣椒酱较香,但产能低、耗时长,他接班后经过一连串综合考虑,做了一番数学题,认为性价比太低,不得不舍弃传统石磨。

“那种(石磨磨出来的)是最香,但最浪费时间。(以前)我读早班放学,下午1点到家要帮忙舀辣椒下去磨,直到傍晚6点至7点,做出来的量却很少。”

“改用机器后,速度可以快一点,只是味道差一点。之前有些熟客会说你偷工减料,味道不同了。实际上食谱、材料分量都没变,只是换了机器研磨,味道就随之改变。”

此外,他们坚持使用入口的新鲜辣椒,但原材料的质量好坏亦会影响辣椒酱的风味,对于没有专属农场的他们来说,已经超出可控制的范围,也是另一种无奈。

“实在不是我们想偷工减料,是我们无法控制,毕竟不是自己的农场,无法控制。”

【吃香喝辣/02】蒜头辣椒酱──点心的灵魂伴侣
四和酱园至今已有70年历史。
【吃香喝辣/02】蒜头辣椒酱──点心的灵魂伴侣
卢家雄说,石磨研磨出来的辣椒酱最香,却极为费时费力,产量也很低。

让品牌走得更远,改革势在必行

由于卢家雄的父亲毫无市场营销的经验,因此全靠当地人向外地人口口相传,方才踏出金宝市场,但基于条件所限,仍无法迅速扩大知名度。

“我回来时,人手和机器欠缺,从账目到包装一手包办。那会儿瓶子外的包装还得靠人手一瓶瓶地黏好,有时干活到半夜2点至3点也是有的。”

卢家雄当家后,除了改变生产模式、重新包装,亦与部分土产店合作开拓市场,但询及是否考虑开辟网络直售通道时,他则表示曾经请网红直播带货,效果确实惊艳,然实在是力有不逮,难以兼顾。

他一一描绘出改革大蓝图,比如厂房的格局设计诸如此类,改革之路艰辛且漫长,却不能不变。

“如果不改变的话,可能早就没有四和这个品牌了。”

【吃香喝辣/02】蒜头辣椒酱──点心的灵魂伴侣

四和蒜头辣椒酱隐藏吃法:蒜头辣椒酱拌意大利面(Aglio Olio)

材料:意大利面条、四和蒜头辣椒酱、蒜头切片、海鲜(视个人口味)、煮过意大利面的面汤、盐、胡椒

(一)先用橄榄油爆香蒜头片和辣椒酱;

(二)再放入已煮熟的海鲜吸收酱汁;

(三)加入意大利面以及少许意大利面汤,煮干;

(四)最后使用盐和胡椒调味即可

相关报道:
【吃香喝辣/01】辣椒──大马人餐桌上的王牌CP
【吃香喝辣/03】无辣不欢,小心食辣食出病!

延伸阅读:
【食谈肉骨茶/01】巴生肉骨茶──起源之谜
【食谈肉骨茶/02】创新肉骨茶,刷新味蕾的体验
【食谈肉骨茶/03】不管是不是国民美食,肉骨茶始终是我的菜!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