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

|

星云

|
发布: 7:00pm 28/10/2023

中风

父亲

童年

勇敢

生存

黎月好

合家照

偏瘫

父亲/黎月好(巴生)

作者:黎月好(巴生)

外子把女儿从国中接回家,才踏入门口她就抱怨汽车空调失灵,热气把她闷得连校服也湿透,一脸不悦。我待她洗澡后吃午餐时和她提起这事,问她是否要换校车载送,她摇摇头但嘴里是轻声叽里咕噜的。外子在一旁看书没有搭理,我看着女儿调皮的模样,一时间她让我想起从前,当惹我烦时,我曾经也浮躁地叫嚷过,父亲没有生气只是默默走开,顿时,心里对已逝世多年的父亲有一丝愧疚之感。

午饭后收拾完毕,我在柜里翻出一些陈年黑白相片,看着和父亲的合照,居住过的简陋木屋。往事一幕幕浮现脑海,那是我年幼时及其穷困的家境,一家九口的生计依靠父亲在城市的茶室打工来维持。父亲常年在外,偶尔回家,印象中的他常穿白衬衫和白长裤,高大身形和一脸的严肃。幼年的我对父亲是陌生的,想亲近却又敬畏,跟随长姐唤他为:老窦,以广东话和他交谈。

ADVERTISEMENT

记得在小学时期,我做数学题总是笨头笨脑的,父亲常被气得用手背骨节敲我脑袋,其严厉令我害怕。脾气颇为倔强的父亲常被母亲称为“牛颈”,但对家庭的责任还是尽其心意。每次休假,父亲回家都买烧肉给我们吃。记得有一次,他带着兄姐们去果园买水果,我排行最幼,夹着小枕头跟在尾;父亲没有汽车,于是带领我们走很远的路,越过丛林和附近的火车轨道,途经几家印度人的大门,看见那一堆堆牛粪的涂抹,我们甚是好奇,一起蹲在那儿看牛粪,现在想起不禁莞尔。与父亲共度的点滴寥寥可数,平淡的往事,却已是记忆里快乐的片段。

当然,父亲不能预见,时代变迁与科技迅速发展让后代的生活是这般丰裕与舒适,拥有一辆汽车代步已很普遍。我时常对着女儿念叨,他们这一代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父母总是全天候陪伴更有私家车载送,她不以为意还扮鬼脸说:“爸的车只有热气。”

就当家境逐步改善,父亲却因高血压引起脑血管破裂导致身体左边,那也称为。难得母亲细心照料,父亲在家里休养好一段时间后,双手无力但勉强可以起床一拐一拐地行动。不幸的是,后遗症造成父亲的思维迟钝以及言语不清,之后,家里负担也就落在兄姐肩上。

母亲常为父亲准备清淡的菜肴,使习惯了重口味的父亲难以吞咽,我看着他嘴角歪斜,动作迟钝,从一个硬朗健壮的身体逐渐消瘦,变得憔悴和衰老,父亲的威严形象也荡然无存了。

当年,我刚要进初中,也可说是真正和父亲接触最频密的时候,但他已无法把一句话说清楚。我常在父亲的小房间,看他慢吞吞用剃刀刮胡子或用手帕擦脸,缓缓挨着木床而坐,与父亲无声的相处,感觉他已变得慈祥。他曾让我看过一张家乡的,有年幼的父亲、姑姑与祖父祖母,但父亲对祖辈的历史已无法描绘,后来相片更是丢失了,实在太可惜。

虽然如此,我从母亲与兄姐们的口中略知一二,父亲在二战时期,因家园被毁而跟随姐姐和堂弟从大陆东莞一路逃命到香港,之后他和堂弟南下来到未独立的马来亚。年少的我并不明白,在动荡时代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父亲经历的艰难,后来我才真正理解,背井离乡为而坚持,父亲的与不懈的精神都是我应该铭记于心的。

父亲仅存的一份资料

在这期间,几位长兄长姐倒是陆续办理结婚喜事,开心的气氛缓和了一家人对父亲偏瘫事故的焦虑。父亲在一旁感染那种喜气洋洋婚嫁的繁杂事,体验子女娶嫁的欢乐和到酒楼喝喜宴,那些年也算是他不必操劳却又感安慰的日子;尤其是大姐出嫁,一家人最紧张兴奋的日子,在敬酒的一刻,父亲一时感触亦笑亦哭,那幕至今未能忘记。

我高中毕业后,即踏入社会在影相馆获得书记一职,每次拿到薪水都会给父亲5元让他放口袋,我是何其高兴又自豪,但说起来,那是我唯一孝敬过他的。后来,父亲病入膏肓,在我21岁那年离世,而目睹父亲呼出生命里最后的一口气,让我深深感受了死别的悲痛,泣不成声。

光阴一去不复返,父亲的一些生活画面却历历在目。令我感伤的是,年少纯真和薄弱的能力,让我只能待守在父亲身边,或看着他在偏瘫后的无奈,无法以现在的成熟为他的孤寂解忧,或在他步伐颠簸给予恰当的协助,心里还是无限感慨的。如孔子所言:“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该是我此时的写照。

庆幸的是,母亲保存了和父亲在马来亚独立后,在婚姻注册局补办的正式证书,结婚日期是1947年,父亲年龄一栏是30岁,出生地是中国。这是父亲仅存的一份资料,让我如获至宝。

“咪!我去补习了。”女儿的高呼,打断了我的思绪。看着外子不厌其烦的又把女儿载送出门,心底一声轻叹,为人父亲终究是宽容的。我把相片收回柜里,默然在想,父亲又会不会谅解我年少无心的过失?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