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10 12:40:00  2221554

新冠肺炎与人性、当病毒跨越国界

周刊专题


【一、新冠肺炎与人性】/作者:黄子伦

从去年12月开始爆发的武汉肺炎,或者是它的“新名字”——新冠状病毒,走笔至今已让上千人病逝,感染人数突破四万人。原本以为只是中国的地方病毒,没想到竟散播全球,邻国新加坡也启动了橙色警戒,就连卫生意识不强的马来西亚人也开始戴起口罩。那么,这一次的病毒,是不是大自然的反噬?我们又可以从中吸取什么教训?



首先,要明白我们一直都和病菌一起生活,而病菌爱人类。

《枪炮、病菌与钢铁》一书中就已经写明,病菌是人类生活中一部分,不可能完全摆脱。那么为什么人类会染上这么多种疾病、病毒,甚至人类社会会爆发瘟疫?如果我们从宗教或者环保的角度来看,或许会觉得这是上天的惩罚,或者是大自然的反噬。但,事实并非如此。

根据《枪》作者的解释,我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人会繁衍进化,病菌也会。大自然里,许多病菌原本都只存在动物身上,和人类社会距离甚远。不过,随着人类的农业技术发达,开始出现原地定居的生活,而财富的积累,让人类社会不断突破人口极限。

而病菌就看中人类群居容易传播的特点,就开始通过我们和动物(不管是可爱的猫咪还是家畜)接触过程中“移民”去我们的身体。有些比较被动的病菌,则是待在原宿主身上等待被人类吃进肚子,然后进行复制并搞得人类上吐下泻,借着排泄物和呕吐物把自己传播出去,甚至是感染水源。人类社会的某些行为则会进一步散播病菌,例如利用粪便和尿液来当肥料的农夫,这也解释了为何农夫的生活环境很容易成为病菌繁殖温床,也顺道给那些羡慕农村生活的城市伪文青泼一盆冷水。

所以,病菌会不断进化和传播,和我们人类一样,都是为了“活下去”。

作者也总结了几个会通过动物而感染的疾病,例如麻疹和肺结核是通过牛传染、流行感冒则是通过猪和鸭、百日咳也会通过猪和狗传染给人类。换句话说,和动物接触并没有我们想像中这么的温馨。当然,我们今天吃到的肉类食品都是有经过杀菌和疫苗注射,所以不要太过惊慌。

真正让我们惊慌的,就是吃野味。

坦白说,对于一些部落或者特定区域的居民来说,吃野味本来就是家常便饭。不过,这不代表吃野味就是安全的饮食方式,因为从动物的饲养、宰杀、再到烹饪的过程中,风险都是非常巨大,而且后果都是不可估算,哪怕人类已经有与之抗衡的治疗手段。就在去年,就有一对俄罗斯夫妇在蒙古旅游吃了自己猎杀的土拨鼠,结果得了鼠疫去世。

卫生醒觉令人堪忧

明白了病菌是从何而来并不意味着人类就从此高枕无忧,因为更多时候是人类对个人卫生的极度无知。就拿《对决病毒最前线》这本书来说,作者在调查游轮住客腹泻的案子里,搞得自己也腹泻。之后调查,才发现原来是厨房有一位染病的工人因为没有做好卫生措施,结果把游轮上的食用冰块给污染了。游客们上吐下泻,就是因为喝了受感染的饮料。

以上这案例听来好像很容易解决,不就是让生病的员工休息,或者给他们做好卫生措施就可以了吗?

然而,生活经验告诉我们,人类一向都不会居安思危。每天多少人在公共交通工具里打喷嚏和拼命咳嗽都没有用上口罩、每天多少人病了不看医生搞自然痊愈也就算了却还要来办公室传染给同事们、每天多少人没有给自己的宠物照顾卫生却还要说自己的宠物很干净、有多少男性不懂为什么给自己的尾指留着长长的指甲来藏污纳垢。

从个人卫生观念的落后所延伸出来的就是执政者在面对病菌肆虐的无知和迟钝。《对》中,作者也提到了在中国,除非是官方宣布,否则新型疾病的案例是属于各省级别的机密。而SARS就是在这样的背景底下爆发开来,甚至要等到加拿大的卫生情报监视系统确立第一宗病例是在中国广东省。

即便如此,病情的控制和对抗行动也已经迟了,曾经接触SARS病患的中医师刘剑伦已经去香港参加婚礼,结果传染给酒店房对面的住客,而这名住客之后则飞往上海、澳门和越南。之后所发生的事,大家也就知道了。

更可怕的是无知

这种官僚作风所导致的悲剧并不只是在中国,《我要活下去》的作者揭露在2015年,韩国的三星医院在处理MERS(中东呼吸症候群冠状病毒)病情所引发的争议,原因是院方不具备治疗能力,却又拒绝承认自己的不足。加上三星集团的财大气粗,在韩国政商都颇具影响力,使得政府在处理MERS 病情过程中显得很被动,造成不必要的人命逝去。

而从新冠状病毒的发展趋势来看,我们看得到许多人为的疏忽以及被动,当我们意识到病情的严重性时,那些被感染或者病毒正在潜伏的病患已经在世界各地分散开来了,造成人心惶惶。

虽然,从执政者的角度来看,如果他们过度反应的话很容易造成不必要的民众恐慌,就好象邻国新加坡一宣布进入橙色警戒后,超市里所引起的扫货现象。在对岸,喜欢嘲笑新加坡人怕输怕死的马来西亚华人也不遑多让,自己扫空了口罩和洗手液。由此可见,执政者要如何在既不过度反应又不忽视病情之间拿捏,真的比走钢索还要难。

从这一次事件中,我觉得有几样事情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首先是个人卫生,那个在前面已经提过了。

其次是各种口业的制造。人性本来有自私的一面,不过我们往往分不清楚什么样的意见是没有用,甚至是有害。就拿我国的首名病患来说,很多网民就开始人肉搜索,然后把病患和亲朋戚友的照片四处流传。美其名是要大家懂得如何提防,不要自己被感染,实则是另一种网络霸凌,道德公审。

即使是中国的医生李文亮,一方面被人们称赞其勇气,却有些香港网民咬住他支持香港警察的言行不放。总之,如今的社交网络已经成了各种人身攻击的修罗场,许多键盘侠站在道德制高点而乐此不疲,这是在现实生活中活得多没存在感的象征。除此之外,我也看到很多网民不断要求政府取消中国的15天免签证,却不知这种做法只会造成更多的行政和外交问题。这段期间,如果社交媒体要做个口业统计,大家被阎罗王拔的舌头连起来恐怕可以在地球和月亮之间来回了。

另一个让人困惑的就是民众恐慌扫货的现象了。在国内的反暴利法令的约束下,政府可以管制口罩价格。口罩价格被管制看似是让更多民众能买到口罩,实则不然。根据《超简单经济学》的作者所言,任何忽略市场供需关系的行为,尤其是价格管制只会让那些真正有需求的人们买不到自己想要的产品。

作者通过墨尔本、瑞典、纽约、旧金山对房租的管制来说明,价格管制不但让想要租房的人租不到房子,即使租到房子的品质也是很差,哪怕市场上房子的数量已经大幅增加。

同理,当口罩的需求大幅增加时而价格又受到管制,就会削弱商家赶工生产的积极性(加班费和额外的运输成本都是更高的)。这么一来,市面上的口罩永远不会足够,而且也会延伸出别的更高成本的购买方式,例如排队(耗时)或者实名配额制(增加行政成本)。从口罩到洗手液,再到纸巾都是如此。可惜的是,允许涨价不是一个受欢迎的政策,政客们不敢、企业也不敢、民众更不允许。大家就一起被锁死在这种愚蠢的无限轮回吧。

我曾经以为教育实行这么多年后,人性有了很多改善。不过,社交媒体却给我揭露了最丑陋的一面,而且这些都是受过教育,有能力上网并懂得发表看法的人们。总的来说,我不期待这一次的新冠状病毒可以给人类带来太多的改变,只希望我们可以早日度过这个难关。

【推荐阅读】

●枪炮、病菌与钢铁/贾雷德·戴蒙德:作者通过人类社会的历史来解释我们从哪来,为什么各国有如此巨大差异。这让我们明白人们之间并没有太多基因差异,更多的是大环境对我们言行举止的塑造。而这些影响,至今仍然左右着我们的行为。

●我要活下去/金琸桓:韩国近年不断出现批判当地种种扭曲现象的书籍,例如《熔炉》。而这本《我》为改编小说,主要描写2015年韩国政府和三星集团在应对MERS过程中的种种人为错误和疏忽。看了这本书,会更加了解为何韩国是韩国。

●对决病毒最前线/阿里·可汗:此书是作者在防疫现场处理种种危险病毒和病菌(如伊波拉病毒和SARS等)的故事集,除了见证病毒和病菌的可怕、人性的丑恶,更揭露了许多官僚体制的疏忽和推卸责任的事实。有时候瘟疫并不可怕,更为可怕的还是人。

694a4bc7-3010-413b-bf0c-e964049e46a4.jpg

●超简单经济学/托马斯·索威尔:作者从各个角度探讨各种普遍经济学的问题,当中不乏他对没有经济学思维政客的尖酸刻薄评语,满满的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色彩。不过有些理论不能照单全收,需斟酌客观条件来加以调整。繁体版好像已经绝版,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试试买中国的简体版。


Coronavirus(2600765)-20200222185355.jpg

【二、当病毒跨越国界】作者:黄美锦

1967年世界旅游组织(UNWTO)设定了简洁有力的宣传口号——“观光——通往和平的护照”(Tourism, Passport to Peace)。从这句口号,可以领略当局对开放国界的信心,并认为跨界旅游是建立国与国之间平等关系,以及获取更贴切现实利益的不二法门。但这句口号,对撰写《旅行的异义》的作者伊丽莎白·贝克而言,则可能被诠释为过度乐观者的一厢情愿。

我国将2020年设为“中马文化旅游年”。但新冠肺炎疫情,让这项马中合作项目蒙上阴影(除了我国,旅游经济蒙受巨创的国家比比皆是)。有人提出应省思观光业“过度”仰赖中国市场的情况,也有人恳切盼望疫情尽快消散,让中国游客回流。

2013年出版的《旅行的异义》,书中对中国旅游业崛起的现象,做了详尽的叙述,但作者应该没想到,2019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会沉重打击中国乃至世界观光业。

1980年代的改革开放后,中国不仅希望在观光业上获利,也将其视为“外交”手段,以扭转负面的国际形象。而中国在旅游业上投入的努力也换来回报,根据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的统计,中国在2011年登上了最受欢迎旅游国家排行榜的第三位,而从外国观光客身上更赚取了450亿美元(同样在中国兴盛起来的出国狂潮,也让各国观光局分得一杯羹)。

直到1997年,中国民众获得团体出游的权利,2009年中共政府才正式开放海外旅游。1月底或2月的春节,以及10月的国庆日的两段长假,变成了所谓的“旅游黄金周”,这间接促成世界各地的旅游旺季。

病毒积极繁殖的时代

在旅游业者的视角看来,这个年代或许是旅游无国界的最好年代。但在病毒学家的角度来看,却是病毒最能突破极限、积极繁殖的时代。

日本药学博士生田哲在《图解病毒·感染》一书里提到——数亿年前病毒就寄居在森林中的小动物身上。作为必须感染其它活细胞(如动植物)才能存活的最小生物,当世界人口不断增长、树林砍伐、建造道路等大肆破坏了病毒原本寄宿的自然生态圈,而自然世界范围不断被人为减缩的情况下,病毒便移居到陌生的宿主身上,例如——人类。

加上现今交通便利,移动人口中,只要有几位宿主存在,病毒便能悄悄迁移到新的土地和国度。

截至2020年2月19日,世界各地的新冠肺炎确诊案例数量依旧增加。但其实让各国如临大敌的病毒扩散案例,并非毫无先例。

2012年简称MERS的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就是一例。这原本在中东地区爆发扩散的病毒,于2015年5月,在韩国首尔出现第一宗境外移入病例,同年6月间,韩国出现数百位感染者。直到2018年10月16日,韩国疾病管理本部才正式宣告(MERS)疫情结束。

而往前推敲,还有SARS、伊波拉病毒、欧洲黑死病、美洲天花、西班牙流感等。病毒肆虐的案例,在人类史上一直不断重演。

疫情何时告终,我们不得而知。往好处想,至少在抵抗疫情的同时,地球获得了人类出游活动锐减,继而减少全球碳排放量的喘息瞬间。


延伸阅读:

防疫总动员① 【疫情发展篇】:疫情全球爆发,我们如何守住防线不失控?
防疫总动员②【病理认识篇】:解读病毒,打好自身防疫战
防疫总动员③【心理辅导篇】:做好心理防护,别因不明资讯而恐慌
防疫总动员⑤【居家隔离篇】:居家隔离他们这样做……
防疫总动员⑥【口罩篇(上)】:一“罩”难求?别慌 买对口罩最重要
防疫总动员⑦【洗手篇】跟着口诀步骤,正确勤洗手
防疫总动员⑧【消毒液篇】掌握洗手消毒液常识,购买须知3件事


作者 : 黄子伦、黄美锦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10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