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

|

星云

|
发布: 7:00pm 04/11/2023

福建

冲突

猪脚醋

妈妈

猪肉

尊重

厨房

菜肴

团圆饭

椰糖

海角

界线

一顿猪脚醋能解决的事/海角(双溪大年)

作者:海角(双溪大年)

“我刚才还想要去买猪脚,但是他说卖完了。”饭桌上突然多了一碟烧肉为午餐加菜。未及回神,家公突如其来的解释,倒让我有些错愕。

确实是很久没买猪脚了啊。打从价格水涨船高后,我就只能委屈大家吃肉碎。之前每月一次猪脚的厚待,已不复寻。最后一次的猪脚盛宴,竟是今年过年的

ADVERTISEMENT

“大哥他们喜欢吃和大虾,买多一些。”去年确诊后,家婆已发愿不煮荤食。所以,荤食的扁担,就这样换人接手。

200大元的补贴,每个月皆会飞象过河出现在一触即通的网上钱包中。谢谢妈,被理解的感激,尽数浓缩在3个字,发出。多一份的体贴,少一分的难堪;我幸运能遇上好婆家,如我阿母所愿。

那一晚,从新加坡远道回来的大伯一家,带回远近驰名的的陈记烧鸭,加上我的猪脚醋,成了美食桌上的左右护法,中间还有家婆的素食和鸡汤,组成一桌色泽丰富的平民飨宴。暌违3年的团圆饭,于温声细语的朵朵笑靥中圆满落幕。

“这猪脚煮得入味、香又带甜,好吃!”添菜加饭到清盘,是对一位厨娘最大的肯定。

“你们该去买多多了。”水准如股市大起大落的厨娘,只能靠运气打救。

团圆的喜悦,在内心澎湃着。脑子里就想着不够吃,素日铢施两较掂掇放的材料,当天却有孤注一掷的豪放,直到它不断发出咕噜咕噜的怒吼声,告诉我它吃撑了,冒泡的汤汁都在溢出的边缘徘徊,我才收敛下来。

咕噜咕噜,它打嗝吐出的酸味在空气中飘荡,似个哀怨的冤魂钻进我的鼻子,刺激着更多的记忆。炊烟袅袅的老厝,也经常有这个声音在叫嚣着。

来回奔走的脚步与木板交错着的咚咚声,为整个厨房更添忙碌。扑通扑通,香菇、鱼鳔、海参、猪脚,一个个随着盘子被人推下黑海。母亲的豪迈更趋向于千金散尽还复来。她搜集来的好料,是为了给全家丰盛的一餐。不久,弥漫一屋的醋酸味,从缝隙里溜出去外头跟大伙儿炫耀去。

未成巧妇前,我是一名总爱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怪胎。而且,常常不经大脑张口即问。

“妈,咗咪要煮安呢旧?”

“咗咪要先大火煮滚,才转细火?”

“咗咪材料和调味料袂使叨阵落?”

诸如此类,不胜其烦。彼时,家务、工作与三餐已让母亲如困兽团团转。我这位半路程咬金,明显是在添乱。

“查某囝仔,麦厚话。”我不解何以瞬间却刮起乌云满天,不知道原来自己阻住地球转。

这种基本的察言观色,我一窍不通。倒是那些烦躁的苛责,一锤一锤敲落自尊,固定了那座自卑的城墙。呵,我是一个不合时宜的存在。

“做人老母后,日丢知影做老母A心情。”我发誓要不一样,跳脱传统,做个不让孩子流泪的温柔!多狂妄的豪言壮语。言犹在耳,却打脸无数次。

决定管住自己的热心肠

可母亲,却真真切切地为我们改善了自己的脾气。尔后,我知道,每个苛责的背后,是内心焦虑的表现。果真是,为人母后,才有多一点的设身处地理解她。

“香菇卡肉爱斗阵放,有的咪件煮卡旧才会软卡香。有的咪件煮修旧就A变散去了。大火煮滚转细火,咪件卡A煮卡透。醋修早放会乎肉变涩,丢无好吃了。就亲秋做人刚款,要经过慢慢熬,才会鲁来鲁出味。最后煮出来的猪咖醋,汤变卡黑金发光。”终于等到多年的这个午后,她耐心跟我解说了。

过去的误解桥梁,也渐渐崩塌。她在原地守候,我踏步走来。热气氤氲中,汗水从她银灰的双鬓滑落,停留在下颌处,透着光。母亲专注的脸,也透着温柔的光。

“嘛唔知影够吃无?”心里的纠结,搅和在汤汁里,转啊转,化掉了。

黑噜噜,人的,与黑酱油密不可分。那是一种不可言传的情意结,单单视觉就能挑动着思乡情怀。而她,一个潮州女人,大半生都努力融进一池黑酱油中,沉淀出自成一派、历久弥香的老抽风味。每道响当当的福建菜,都是她通过岁月与经验酝酿出的硕果。关于潮州食物,似乎也只有吃糜,是我记忆中最深刻的潮食。

母亲宠我爱我,也最忧我。远嫁的女儿是挂在心头上的大石,悬着不敢落下。首次勇敢来个离别前拥抱,第二天就接到来电,感觉我充满了委屈。我最大的委屈,就是后悔嫁得太远,归家不易。多少次,我负了她的期许。这辈子,罄竹难书。

“妈,日加单薄落去,米索特别无刚款,够咖香。”无事在网上食谱里厮混,总会撞上意外惊喜。

“是啊是啊。”滚落仍是大小不一的冰糖。

“我惊尹人未习惯椰糖A米索。”她略感歉意的解释,所言甚是,是我疏忽了。总以为,我喜欢的,人家一定也会喜欢,改不了自我陶醉的坏习惯。

我是家里那块独特的椰糖。想变色取悦,却格格不入。

“麦鸡婆。”暗自下定决心,管住自己的热心肠,楚河汉界请分明。

个人的口味都要学习,跨越那条,只会变成的导火线。我,迟钝到好多年后,才渐渐意识到这条鸿沟,深不见底。

滴滴滴滴,咕噜咕噜,闹钟和猪脚醋同时对我咆哮。

盖锅、熄火,终于可以安静了。打开锅,猪美人正对我搔首弄姿,摇着一身弹性的圆润。

查某郎,吃饱丢好,麦想修这。

嗯,不想了,就不相信,没有一顿猪脚醋解决不了的事。一顿不能,就吃两顿。狠狠地吃,当个杨贵妃,总也是福气。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